ROR体育app

ROR体育app手机版app下载:文化专栏》小说/《七日妓典》(30-1)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2-11-25 06:22
图:漫画“发大财的狂想”   日本维基百科/ 邱振瑞翻摄 在这个价值错乱的时代,每个人都需要讲述自己的故事,以获得崭新的身份,找回有意义与价值的位置。这部小说借由一个彷徨的青年作家,为了解封性爱的苦闷和对生命的探求,得到一个老政治犯的思想启迪,从此走出思想的困境,进而了解底层人物的心声,揭示存在于台湾社会内部的禁忌和荒诞样相。同时,这也是由压抑的性爱通往政治思想解放的现代喜剧。

第一章、百乐门

“克拉布克博士,我遇到困难了!你得替我想想办法啊……”

时值七月燠热难当的上午,史高治打了一通电话给克拉布克博士。这通电话不是来报喜讯的,毋宁说这是他的求助专线。他告诉克拉布克,自从他与他的老爸大吵一架,被彻底扫地出门,不得不在外面租房子,他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世界已开始变得面貌狰狞,变得比他所想像的可怕百倍。他的经济状况突然急遽下降,仿佛金钱一开始就对他不怀好意,存心要把他折腾到绝境方可罢休。史高治之前出版过几本书,算是稍有名气的作家。刚开始,他的书籍销量还算不错,赚了点小钱,而且吃住都在家里,省下一笔可观的费用。后来,这样的环境惯坏了他,他变得怠慢不思长进,也不努力读书开发新的写作题材,写作产能和时间运用很糟,给人倒吃老本的感觉。以这种情况,他不可能获得稳定的收入,今后他必须打点零工,要不就弄点花样争取外快,否则别说要维持体面的生活,到时候他更没脸面到万昌古董家具行与老板娘谈天说地了。这是史高治正面临的生活局面。他在电话中用庄严的语气向克拉布克强调,尽管情况如此严竣,他对于写作与出版依然肩负使命,他仍旧期许自己,每年至少出版一部作品,以回应那些支持过他的读者。他不喜爱这么快速就被读者给遗忘了,被忘却是一种痛苦的打击。不管怎么说,史高治的确是蜡烛两头烧了,难怪他表现得这么焦虑不安。

实际上,史高治打电话向克拉布克博士求助,还有一个重要的契机。根据史高治最新的说法,两个月前,他做了一场神奇的好梦,心里非常高兴。他梦见有个赞助商手里捧著百万元现钞站在他的面前,笑容是那麽慈祥和善。在他看来,这是个好兆头充满著新世纪的意味,如果能得到这位贵人的帮助,他的宏大图景必定会跟著实现。听完史高治的转述,克拉布克博士突然灵机一动,讳莫如深地笑了起来。他立刻打了电话给朋友查利提先生。他们足足讲了三十分钟,共同商量用什么方法把这个青年作家从生命的泥沼中拉出来。查利提先生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一家记帐公司的老板,三十余年来,他的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同时也是那些深陷税务磨难的客户的救星。更重要的是,他平日就热心助人,如一尊有求必应的土地公。所以,当他从克拉布克那里得知这件事情,当下即有所感应,向克拉布克表明欢迎这位作家到他办公室洽谈,说不定史高治从此以后有别样的人生。

聪明的电梯有时未必应门

史高治的动作真快,不到一个钟头就来了。他的动作很有特色,显现出他的行为模式。首先,他把有变速装置的自行车停放在人行道上,上面划了几个格子。不过,由于日晒雨淋的关系,划线有点模糊了,以为它们并不存在,这将会给守法的市民们带来莫名的不安。幸好,微不足道的划线仿佛也有自己的尊严一样,它们似乎依然坚持留在那里,以便行使公共设施应尽的职责。停妥自行车之后,史高治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条黑色锁链,乍看去,它有点像是一条小黑蛇,不是外面用塑胶管包覆的那种劣等货。他蹲了下来,往后车轮扣上锁链,接著用力拉了拉链条,以确实链锁的牢靠程度,这时他才站了起来,朝“京师商业大楼”走去,只是走了几步,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折回了原处,睁大眼睛朝那个车轮下看了好几回,以为那个链条凭空消失了。

史高治发现,其实京师商业大楼的入口处不大,最多仅能容纳七、八个人,大楼管理员柜台在左边,右边就是电梯门口。正常的情况是,所有进出这栋大楼的访客,都得从管理员的眼皮下通过。史高治按照自己的合理判断,没向管理员打声招呼,不必向任何人张扬此行的意图。然而,管理员基于职责所在,仍然要向这个意外的访客扫上一眼,在心里悄然注记,然后将目光回到黑白的监视画面上。史高治看见电梯门一打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他立即进入电梯里,这时候等在门口的人蜂拥而上。看得出来,这部电梯空间狭小,五、六个乘客,几乎就可以它填满了。史高治站在最里面,不管他到哪个楼层去,他都必须伸手穿过人缝,手指才能触到按钮,要不他就得礼貌性的出声,请站在前面的人代劳。就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电梯并没有如众人所愿往上直升,而是处于停滞状态,大家正在猜疑,该不会是电梯故障了?若是这样的话,未免太倒楣了?虽然仅只是短短几秒钟,充斥在这空间里的怪味道和汗臭味,照样公平地渗入每个人的鼻腔里。原来,这不是电梯故障,而是动力启动太慢,一名及时赶来的乘客按下了按钮,使得关上的电梯又重新打开了。史高治在心里,不由得暗骂了好几声:这家伙怎么挑选这个时辰来搅局?眼下,他正要上楼办重要的事呢,实在容不得丝毫的耽搁,好兴头全然大打折扣了。

世间事都有安排

查利提先生已经在十楼电梯门口处等著。或许是因为克拉布克博士已事先向查利提描述过史高治的长相和打扮,所以戴著贝雷帽和紧身裤的史高治一走出电梯,查利提立刻就认出他了。

“你好!我是查利提,你是史高治吗?”

“是的,董事长好!”

“天气很热,怪不好受的,你怎么来的?”

“我骑自行车来的,车子就停在楼下,不要紧吧?”

史高治的意思是,那个位置安不安全呢?他的自行车不会被偷走吧?或者遭到恶意的拖吊?如果这两件事情不幸发生,那麽他可就损失惨重了。他有一万个不愿意,在紧要关头的时刻,偏要处理这等倒楣事。

“不会啦,你太操心了。我也是骑自行车来公司上下班的。我的自行车就停在楼下,车头前面挂著一个铁制菜篮的那辆。”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因为这地方我不熟悉,我害怕停错地方给拖走了。”经由查利提这么一说,史高治突然想起来似的,他们的自行车好像停放在一起。查利提董事长的自行车没有被拖走,那麽他的自行车就会安然无恙,这是最好不过的保证了。

查利提受到肺炎和腿伤的影响,他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显然有点吃力了,史高治跟在他的后面,他们二人步速缓慢向董事长办公室走去。照理说,这公司女职员看见老板带客人进来,多少会点头微笑,毕竟这点礼貌问候,不影响他们的记帐工作。可是,这次不知什么因素,女职员们的态度冷淡,仿佛看到一个无聊的幽灵跟著老板身后游荡。他们能做到的是,用余光勾画这个不合时宜的访客。

拉开运势的帷幔

他们二人在董事长办公桌前落坐下来。查利提向史高治简单寒暄几句,又起身打开房门,向办公室的女职员吩咐:

“艾美,麻烦你帮这位帅哥泡一杯冰咖啡,好吗?”

这位名叫艾美的女职员,并没有立即回应老板的吩咐,而是迟疑了一下,才语气平淡地说:

“嗯,我手头工作忙完,再送过去。”

查利提当然知道艾美的心思,依照他们女性的直觉来看,他们不欢迎这个不速之客,却又不能赤裸裸地显露出来,给老板留点面子。只好做出消极的回应。查利提是个干练的老板,自然不想在这时候多说什么。

事情的进展很有意思,一开始,似乎就饱含著哲学悖理的况味。

这杯夏天的冷饮未抵达之前,查利提先拉开了序幕,在他看来,只谈理论是不切实际的,付诸行动才有实现的可能。他轻轻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往里面翻看了一下,偌无其事似地取出一张A4大小的文件,把它推到以史高治的面前。

“高治老弟啊,你看一下内容,没问题的话,就签名盖章,开始你崭新的计划了。”

“董事长,请问这是什么东西?”

面对这突兀的举动,史高治著实有些惊慌起来,额头和脖颈冒了汗。与其说,他的手微微颤抖拿著那个文件上下快读著,不如说,他像是在宣读自己获判重刑的判决书。

“别紧张,这不是什么重大合约,形式上走一回,我们彼此有个底,往后也方便做事。你来之前,我和推荐你的克拉布克博士聊谈了半个小时呢。”

看得出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史高治简直不知所措,他不可能当下就真正理解合约的内容。何况,这与他来此之前所想像中的不同,事情远远超乎他的认知范围了,所以紧张的程度自然比五秒钟前更为紧绷了。

“董事长,我可以暂缓签名吗?”

“暂缓?”查利提说这句话之际,声调陡然升高了几度,变得尖锐和不谅解,吓得史高治本能似地挺身向后缩,犹如在闪躲一支射向自己的飞箭。

“我认为,做事拖泥带水,不如速战速决。再说,我们早点看到结果,不是很好吗?”

“嗯,董事长说得有理,可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以为今天……只是来谈我的写作计划,以及援……”说到这里,史高治停顿了一下。

“噢,你是说出版援助吗?你放心,那肯定没问题的,我本人说到做到。”说著,查利提才察觉到,今天的天气热得不像话了,尽管办公室开著冷气,却感受不到实际的凉意。史高治为什么不把他头上的贝雷帽拿下来?他在心里嘀咕了几下。他看到这年轻人在大热天里竟然戴著打鸟帽,穿著不怎么透气的紧身裤,把他裤裆下那副牲礼勒得越发凹凸有形,实在难看极了!这让他想起了另一位朋友----财经专家田代三郎。自从他认识田代三郎,就见识到其卓越的耐热本领了。例如,在盛夏三伏天的季节,大家纷纷换上薄衣短袖争相纳凉,但是田代照样穿著毛线衣,进出办公室和户外,丝毫没有脱下的意思。有一次,查利提终于按捺不住了,直接问他,“田代兄,你不觉得闷热吗?我的小鸟都替你热昏头了。”田代回答,“不会啊,气温三十六度很凉爽,三十九度刚刚好。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温度。”查利提引述这个事实,史高治好不容易才从紧张的氛围中脱困出来,勉强挤出了一点笑意。(未完待续)

作者邱振瑞简介:作家、翻译家,日本文学评论家。著有《日晷之南:日本文化思想掠影》、《日影之舞:日本现代文学散论》、《我的书乡神保町》1-10卷(明目文化即出);小说集《菩萨有难》、《来信》;诗集《抒情的彼方》、《忧伤似海》、《变奏的开端》《迎向时间的咏叹》等。译作丰富多姿,译有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松本清张、山崎丰子、宫本辉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