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体育app

潘思亮:2019年美国大学来访比过去十年加总多,透漏什么信息?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09-26 23:05
回顾2019年,中美贸易战方兴未艾,绝大多数国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企业界,是否有台商回流的转单效应、对台湾进出口又产生什么冲击?但其实,近一年来,因为中美贸易战,也对台湾与美国的高等教育界产生了微妙影响。晶华国际酒店集团董事长潘思亮观察到,2019年美国大学来访台湾的校长和院长人数比过去十年的加总还多,到底这样的改变透漏了什么样的信息?

根据《日经亚洲评论》报导,中美贸易战后,美国担心中国进一步窃取科技机密,开始紧缩对大陆人的签证。至2019年9月底,美国对大陆公民发放的签证数量少了四成五,其中F-1学生签证数量也大跌30%。

大陆一直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目前在美的大陆留学生总共36万余人,因此减少发放学生签证后,让美国各大学哀鸿遍野。

据《世界日报》报导,包括佛蒙特大学(UVM)、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UNL)等的大陆学生,比起去年同期入学人数都锐减超过两成。

生源陡降,让美国大学经营者十分头痛,思考著即将面对的财务压力。

陆生数陡降,美国大学转向台湾拓生源?

不过,美国大学长久以来采取开放的价值观,接受多元文化,他们深信吸收全世界最好的人才到美国,才是美国的竞争力之所在。因此,已有部分高教领导人对于学术间谍恐慌,导致美国政府紧缩大陆学生签证等状况,深感忧心。

麻省理工学院(MIT)校长拉斐尔.利夫(Rafael Reif)就呼吁,移民是一种“氧气”,可以为国家注入新能量,而MIT就跟美国一样,是块吸引世界精英的磁铁。他表示,不希望有人单纯因为中国血统而遭受不平对待。

正当大陆学生减少时,有趣的是,美国各地大学校长、院长们,却开始频频游走台、美间,来台洽谈合作与招生的动作频频。

晶华国际酒店集团董事长潘思亮就观察到,2019年还没过完,但“入住晶华酒店的美国大学校长、院长,比过去十年全部加起来还多!”

十几岁就到美国当小留学生,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的潘思亮发现,美国大学名校的校长、院长,已经好几年都不来台湾了,都是直接跑大陆,但2019年以来却一波又一波拜访台湾。这种盛况,已将近十年未见。

这不禁让人联想,是不是因为大陆学生赴美减少了,台湾的重要性因而提高了?

据了解,美国政府提供各大学研究奖励,但因为中美智财权争议,近来美国政府也给了美国大学不少压力,希望各大学注意与中国的合作。这起了涟漪,让美国各大学思考,不要将鸡蛋放在中国这个篮子里,而是多与台、日、韩合作。

尽管台湾近年来留美人数被越南超车,不过仍是美国第七大国际学生来源,据美国国务院指出,2万2454名台湾学生,每人每年能发挥约110万元新台币的经济影响力,不可小觑。

日前,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校长卡萝.克莱斯(Carol Christ)就率队来台,并拨空接受《远见杂志》专访。潘思亮董事长以校友身分,也热情接待她。

图/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校长卡萝.克莱斯(Carol Christ)。

74岁的她指出,加州大学1868年创立时,就是美国第一所定位为“面对亚洲的大学”,当时只有一个校区(现在已有10个),校园可以看向“金门”,“金门”指的是湾区到太平洋的出海口。当然那时还没有金门大桥。

因此创校一百多年来,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一直吸引很多亚洲学生。目前亚裔大学生已占柏克莱43~44%。其中台湾学生亦不少,2015至2019年间,台湾学生申请柏克莱件数,从318件成长到425件。2019年共录取了182位台生,包括大学部与研究所。

柏克莱分校与台湾的渊源

柏克莱分校也与台湾关系深远。台湾很多科技公司目前与柏克莱有产学合作专案。该校第一位华裔校长田长霖也出身台湾。许多台湾名人毕业于柏克莱分校,包括台湾第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

该校还有一个超厉害的东亚图书馆。目前总统参选人之一宋楚瑜在柏克莱念书时,在东亚图书馆打工,遇见了他的太太陈万水,甚至宋楚瑜生儿子的时候,医药费也是东亚图书馆出的。据了解,宋楚瑜甚至准备将个人的论文、文件捐给图书馆。

卡萝.克莱斯校长访问台湾时,特别对台湾的柏克莱校友发表演讲,指出未来学校的五大发展主轴,依序为重视气候变迁及环境、人类健康、人工智能、创新及企业家精神,及贫富差距。透过演讲,她希望争取台湾校友与柏克莱分校在这五个项目的进一步合作。

她指出,这几个议题在世界各地都是火热话题。其中创新与创业家精神更是柏克莱独特的优势,因为学校就在硅谷,与许多新创企业、创投在一起,可以激荡出许多火花。

硅谷一带有很多孵化器、创业加速器,均与柏克莱校内的科学家、实验室合作。克莱斯校长兴奋地指出,近来你若走在柏克莱校园内,可以看到一个叫做kiwi的小小机器人。小机器人会走到师生面前,师生只要用手机输入密码,小机器人就会打开,里面正是下订的午餐。

图/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取自脸书

“又如,昨天有一个学生创业计划,刚刚获得了4千万美元投资,”克莱斯信手拈来,有好多学生创业的故事,“这就是柏克莱欣欣向荣的企业家文化,”她说。

当被问到,是否柏克莱分校的中国大陆学生人数也在减少中这个敏感话题时,克莱斯校长则审慎回答,该校是美国顶尖学府,没有这个问题。过去没有因为财务理由而扩大录取大陆学生,因此目前也没有中国学生异常人数下降的问题。

但她坚信,大学应该愈开放愈好,特别不希望看到中国学生成为美国排外心理的目标,因为科学研究一定要在最开放的环境中才能茁壮。“我们很珍视中国学生与同事,我们不应该对他们有偏见,”她说。只是,在开放下,必须高度揭露学校与中国间合作上的关系,校方也努力教育员工,遵守政府所订下的任何守则以及红线,以防意外地陷入麻烦。

但无论如何,中美贸易战与智财权争议,已让过去多年“有点遗忘”台湾的美国名校,重新看见台湾。

面对2020年,台湾高教师生们,应该善用这次机遇,好好开展中美间的新合作关系。